您现在的位置: > 政策热点 > 讨薪新闻 > 正文内容

法官赴石岛为船员"讨薪" 扣押三条船追讨百万欠薪

作者:高一信息技术A部 来源:未知 更新日期:2018-01-20 浏览次数:

文/图 半岛全媒体记者 李珍 刘玉凡

  1-1P120103014.jpg


法官赴石岛为船员
初冬的石岛渔港吹起了寒风,但码头上依然是一片繁忙的景象。作为中国北方最大的渔港,石岛渔港一直是海事诉讼的高发区。由于近几年海运业不景气,船东欠薪的官司不少。11月22日,半岛记者与青岛海事法院执行干警一起奔赴石岛渔港,见证了干警执行的整个过程。他们此行目的明确,就是为了给船员们讨回被拖欠的近百万元薪水。经过执行干警的连夜工作,一共3条涉案船只被扣押,据了解,这些船只经过评估之后,将进入法院的司法拍卖系统,按照法定流程,船员们有望在年前领到薪水过年。

  现场 扣押4000吨级大船

  11月22日上午11时许,青岛海事法院执行法官从申请执行人处得知有三艘涉案船舶停靠在石岛码头。几名法官顾不上吃中午饭,立即驱车赶往250余公里外的威海石岛渔港。

  对于青岛海事法院的执行法官来说,经常需要查扣的标的物往往是货船或者渔船,而这些船大部分时间是不会固定在某个位置的。因此,出差执行成了法官们最普遍的日常,威海石岛渔港正是他们经常出差的目的地之一。三个多小时的车程中,执行法官也没有闲着,他们一边整理文件,一边商讨到达石岛渔港后如何协同配合,以尽快将涉案船只扣押。

  下午2时许,执行法官到达石岛渔港后,首先找到了两艘涉案渔船。“这两艘渔船的船东拖欠了船员工资,我们得到申请人发来的消息后,立即过来扣押。”青岛海事法院执行法官王昊介绍。记者注意到,两艘渔船停靠在码头上,虽然渔港风力不算大,但渔船还是在海水的作用下左右摇摆,两位执行法官小心翼翼地跳到船上,首先在一艘船上贴上了扣船命令。随后,执行法官又跨过两艘船之间不小的缝隙,将另一张扣船命令贴在了涉案船只上。

  执行法官将两艘涉案渔船扣押后,又马不停蹄地赶往石岛新港。下午3时30分,法官到达港口后,一打眼就看到了一艘红黑相间的大船。“这是一艘4000吨级的船,船东共拖欠了8名船员将近一百万元工资,船员到我院起诉了。”执行法官樊明清介绍,执行法官得知这艘船在港口停靠后,立即决定将船扣押。

  记者注意到,在这艘“庞然大物”上,部分船体已经锈迹斑斑,有船员正在对船进行修理。两位执行法官慢慢通过船梯走到船上,由于船体正在大修,记者发现船上有不少铁屑,空间异常狭窄,执行法官只能将背包取下,才能勉强穿过甲板上的通道。随后,两位执行法官将执行裁定书和扣船命令贴到了船上。

  进展 有望拿到“过年钱”

  据执行法官王昊介绍,今年6月份开始,山东各地的8名船员来到这艘4000吨级的大船上,主要是从事看船和维护工作。由于工资遭到拖欠,10月份8名船员将船东起诉。记者从法院的民事调解书上看到,其中一位协议工资较低的船员和船东双方约定船舶维修期间船员每月工资为4500元,合同期间每月工资9000元,但自2017年6月11日船员上船后,船东一直未按照合同约定支付工资。

  记者了解到,在法院的调解下,船员和船东最终自行达成和解协议,不过,船东并未在约定的期限将工资支付给船员,船员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法官先将船只扣押,随后评估了价值后将通过淘宝司法拍卖平台将船只拍卖。拍卖所得案款,船员将享有优先受偿权。“通常这个周期在三个月左右,我们争取在年前帮助船员拿到工资,开开心心回家过年。”王昊说道。

  “普通的船员大多来自贫困地区,家庭条件一般,他们的工资问题涉及民生,一直是我们日常工作的重中之重。”执行法官樊明清告诉记者,“我们平时接触的案件里,很多都是船员讨要工资的案件。”据了解,大到万吨级的货船,小到码头上的小渔船,执行法官都曾对它们进行过扣押,“不光一些大船欠薪的问题,还有一些渔民之间的经济纠纷,这都需要法院判决后,由我们来执行。”

  记者采访发现,完成扣押手续后,夜幕已经降临,当天晚上,两名执行法官又加班加点,将扣押材料交给船东,船东在法律文书上签字确认。“钱实在是周转不开了,现在生意不大好做。”对于自己的欠薪行为,船东李先生这样解释。据其介绍,近年来船运市场不太景气,一些船东出现了拖欠船员工资、货款以及加油款的现象。当晚,法院干警忙到深夜,第二天一大早,一项新的执行任务在等待他们,两位执行法官将赶往烟台海阳,开始新的执行工作。

  讲述 “漂”在外面只为执行

  记者了解到,与地方法院不同,青岛海事法院是审理海事海商和海事行政案件的专门法院,山东沿海全部海岸线和延伸海域上的海事司法案件,大到上万吨级远洋船舶的拍卖,小到为被拖欠工资的渔民讨要工资,都由青岛海事法院负责审理。青岛海事法院在烟台、威海、日照、石岛、东营、董家口设有六个派出法庭。由于管辖范围大、执行周期长、案件处理难度大,有的干警常常连续数周漂在外面办案,为了尽快推进案件执行,干警加班工作已是家常便饭。

  采访中记者了解到,王昊的妻子目前怀有身孕,由于长期在外出差,王昊没有更多的时间陪妻子,这让他颇为内疚。“我们的工作性质就是这样,发现可供执行的财产,必须第一时间赶往现场。”王昊说道。

  案例

  一波三折,帮船员讨回530万工资

  记者了解到,执行干警此次前往石岛执行,是青岛海事法院基本解决执行难攻坚战中的一个缩影。

  “我们平时接触的案件里,很多都是船员讨要工资的案件。”青岛海事法院执行法官刘允志介绍。2016年,一艘巴拿马籍万吨货船拖欠了50多位船员的工资,由于这艘货船行踪飘忽不定,如何找到这艘船,成为最大的难题。

  “我们查到了这艘货船在新加坡停靠,后来目的港改成了福建平潭,但船只一直在外海漂着,并未靠岸。”刘允志说道,“后来这艘船又更改了航程,打算在浙江台州靠岸,我们连夜赶到台州,打算和边防一起将船扣下,但没想到货船一直没办入港手续,第三次更改航程,目的港变成了石岛。”

  后来,船只靠岸后,立即被执勤干警扣下。经过一波三折,执勤干警立即拍卖船舶。“经过半年多的努力,这艘货船已被成功拍卖,50多位船员都拿到了工资,总计530余万元。”刘允志说道。

  “我和老赖较上劲了”

  “2015年安徽芜湖一家海运公司拖欠了船员工资,船员来法院将这家公司起诉了。”刘允志介绍,“总共欠了30万元,我和同事立即到芜湖,找到了这家公司,船东的儿子当场还了5万元,并许诺很快就会把剩下的25万元还上。”刘允志后来回到青岛,可这家公司并未如期还钱,并和他玩起了“失踪”。

  “还了5万就把我们打发了,我和老赖较上劲了!”刘允志回忆,“后来我一直盯着这家公司,2017年春节期间,我得到这家公司的一艘货船到日照卸货的消息,我连夜赶了过去,从下午5点一直等到第二天凌晨两点,终于在日照岚山港码头找到了货船,并联系相关部门将货船扣押。”

  “这家公司发现卸不了货了,接着就着急了,因为货船上有8000多万元的钢材,拖延一天损失难以估量。”刘允志介绍,后来这家公司乖乖把拖欠船员的25万元工资打到了执行款专用账户。

(责任编辑:admin)
【字体: